閆冰竹表示,和大企業相比,銀行的確是弱勢群體。

銀行的確是弱勢群體?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  作者:胡健  |  閱讀:

昨日(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公布后,按照日程安排,全國政協于當日下午分組討論該報告。

由于報告內容大多涉及國計民生的大問題,政協經濟界別的四個小組成為媒體采訪的重點。

鼓勵銀行在縣級增網點

5日下午2點半,距離小組討論開始還有半個小時,各路記者已開始在會場外排起長隊,經查驗身份后,我進入了其中一個分組討論會場,恰好聽到原光大集團總經理羅哲夫圍繞融資問題的發言。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加快資金周轉,優化信貸結構,提高直接融資比重,降低社會融資成本,讓更多的金融活水流向實體經濟。

眾所周知,小微企業是喝到“金融活水”的困難戶,定向降準等創新調控方式的確起到一定作用,但融資難和融資貴問題仍較為突出。

羅哲夫提出,應該發展企業債,中國企業融資途徑中依賴銀行貸款比例偏高,發行企業債可以降低大型企業的融資成本,同時打破大銀行重視大企業客戶的現狀,而企業債的最好效果就是使得銀行可以把業務重心轉至零售市場和小微企業。

關于民營銀行的表述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金融領域的亮點,“推動具備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發起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成熟一家,批準一家,不設限額。”

羅哲夫還建議,應該鼓勵銀行在縣級增設網點,目前我們的網點設置少,并且增設中存在審批過多的問題。

與羅哲夫同在一組的金融領域委員還有北京銀行董事長閆冰竹,他就金融和實體經濟的關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閆冰竹表示,前兩年,銀行抓存款,要請人吃飯、唱歌;放貸款時,企業會告訴銀行已經找到了8家銀行,誰的利率低就從誰家貸款,“和大企業相比,銀行的確是弱勢群體”。

閆 冰竹結合自己掌管的北京銀行例子表示,目前中小銀行面臨經營受到地域限制和成本比大行要高等問題。他呼吁,盡快取消對中小型銀行發展不利的政策,包括適當 降低中小企業貸款業務的營業稅,建立小企業貸款風險補償基金,以及出臺有關中小企業不良貸款的特殊政策,以降低中小銀行開展中小企業金融服務的成本。

國企決策慢民企行動快

目前民企關心的是什么?答案無疑是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序實施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鼓勵和規范投資項目引入非國有資本參股”已被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

全 國政協委員、星牌集團董事長兼總裁甘連舫用自己集團與國企合作的例子說明了混合所有制的好處。“我們與中國人壽合作了一個健康產業項目,目標是實現平臺 化、國際化和連鎖化。在合作過程中,我跟國企負責人講,民企發揮體制機制和效益的優勢,而國企則有品牌和實力。”甘連舫表示。

混合所有制的強大生命力在什么地方?甘連舫說了一個細節,國企決策慢,項目啟動時會遭遇時間上的拖延,民企就不存在這個問題,甚至可以先行墊付項目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