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比??谑新源蟮膹椡柚?,緣何取代倫敦成為中資銀行的最愛?

銀行都愛盧森堡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江瀟  |  閱讀:

在歐洲大陸版圖上,盧森堡是個很小的國家。“國際化和跨境的金融市場,是盧森堡的特色所在,”盧森堡大公國駐上??傤I事呂可為(Luc Decker)表示,這也是被法國、德國、比利時包圍的盧森堡在“小國寡民”狀況下的生存之道。

盧森堡僅2586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只比??谑新源?,在地圖上常常被忽略。但是每天都有巨額的財富在盧森堡流轉。盧森堡是歐元區最大的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中心,也是全球第二大的投資基金中心。來自25個國家的142家銀行分支機構都在這里扎根,其中不乏中國銀行的身影。

10月29日,中國建設銀行(歐洲)有限公司及中國建設銀行盧森堡分行在盧森堡開業。這是第三家將歐洲大陸總部設在盧森堡的中資銀行。此前,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都已經將歐洲大陸總部設在了盧森堡。“我們都很期待第四家中資銀行的入駐,”呂可為對《環球企業家》表示。

在人民幣國際化、中資企業走出去和金融資產全球配置的浪潮中,中資銀行紛紛出海,以期進一步完善跨國服務網絡。為什么中資銀行對盧森堡青睞有加?作為歐洲大陸的橋頭堡,盧森堡正在對倫敦這一傳統歐洲金融中心地位發起挑戰。

效率

1979年,中國銀行盧森堡分行成立,這是自新中國成立后其在海外設立的第一家銀行分支機構。1991年,中國銀行又在盧森堡設立了第一家擁有歐盟全面銀行牌照的全資子公司。從此,盧森堡開始與中國銀行業建立起聯系。

中資銀行選擇盧森堡作為歐洲業務的拓展平臺,在呂可為看來是水到渠成的,“盧森堡從1960年代到1970年代就開始發展金融業,現在已經積累了很多資源和優勢。”

普華永道中國銀行業和資本市場主管合伙人梁國威認為,中國與歐洲的貿易量越來越大,歐洲一體化進程的基本完成,使得中資銀行以某一個歐洲據點為平臺開拓整個歐洲業務成為可能。

“歐洲通行證”是為盧森堡金融中心地位加冕的重要因素之一。“盧森堡是歐盟的一員,盧森堡的銀行業監管是符合歐盟監管規定的。這也就意味著,如果銀行在盧森堡獲得了牌照,就可以在歐洲其他國家設立分行并提供銀行服務”,呂可為稱,“同時另一方面,盧森堡政府和監管方為使本國金融業保持優勢且更具有競爭力,在反饋速度和辦事效率上非常高效。每次歐盟有新的法規和法律出臺,盧森堡都是第一批將相應法律法規納入本國監管并加以實施的政府。”

此前,英國倫敦是中資銀行在歐洲的最主要據點。但受金融危機影響,倫敦加大了對銀行準入的監管力度,中資銀行不得不將大部分歐洲業務轉移至盧森堡。

中資銀行在英國遇到的最主要問題是英國監管部門—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FSA)不允許外資銀行在當地設立分行,只允許設立子公司的規定。一般來看,外資銀行子公司被視為與歐洲本地銀行一樣的性質,在透明度、流動性緩沖等方面接受嚴格而繁瑣的監管;外資銀行分行則屬于銀行的分支機構,監管比較寬松,通常監管主要來自本國總部,同時享受來自本國總部的各項支持,FSA對外資銀行分行的控制有限。

而這一監管壁壘在盧森堡并不存在。“盧森堡會聆聽參與者的需求,目前在盧森堡設立總部的這三家中國銀行,都同時開設分行和子公司。”呂可為說。

駐點在上海的總領事呂可為和駐點在北京的盧森堡駐華大使石泰嵋、前任大使柯意赫經常和有赴盧意愿的企業進行溝通,協助他們準備材料、提交申請。正式把申請材料遞交之后,則由監管方—盧森堡金融監管局(CSSF)來確定流程,推動進展。

在建設銀行(歐洲)有限公司及盧森堡分行的成立儀式上,建行董事長王洪章表達了對在盧森堡成立分支機構效率之高的贊許:“建行自1991年開始在海外設立分支機構,盧森堡機構的申設速度是迄今為止最快的一次,堪稱建行‘盧森堡速度’。”

“一般來講,遞交申請的審批流程大概為3個月時間,”呂可為介紹說,“盧森堡金融監管局效率很高,如果金融機構有任何疑問,CSSF會迅速給出回復。”另外,在盧森堡申請的銀行牌照是全業務牌照,持有全牌照之后中資銀行可以做所有銀行業務。如果需要開展新的業務,只需知會監管者就可以,這亦為中資銀行提供了發展便利。

國際化

盧森堡是歐元區最大的財富管理和私人銀行中心,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投資基金中心,是歐元區最大的再保險中心之一。但是在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爭奪中,它還有很多強有力的競爭者,比如英國倫敦、法國巴黎、德國法蘭克福等。

“金融機構在選擇歐洲總部的時候會從歐洲的政治、經濟環境進行全方位的考慮,”梁國威告訴《環球企業家》,“在金融危機之后倫敦監管機構的態度變得非常嚴謹,使得中資銀行在分支機構建立、非傳統銀行業務推進方面存在一些壁壘;另一方面,倫敦還沒有完全融入歐盟,選擇倫敦作為歐洲業務拓展平臺不如在歐洲大陸上直接設立總部來得容易;巴黎并沒有像盧森堡和倫敦一樣對推動人民幣離岸業務持有那么積極的態度;法蘭克福雖然也在積極爭取,但是國際化進程相對沒有那么高,他們此前主要的服務對象還是德國國內市場或者歐洲市場。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劣勢,綜合考慮下來,盧森堡就成為最終選?擇。”

從19世紀開始,盧森堡就和德國建立起關稅同盟,一戰后又與比利時建立貨幣同盟,二戰后和比利時、荷蘭建立起荷比盧共同體。歐盟成立時,盧森堡是最早的六個成員國之一,開放合作是盧森堡大公國尋求發展的基本心?態。

如今盧森堡43%的人口為外籍人,其中中國人占比大約在1%左右。每個工作日,來自比利時、法國和德國的十余萬人跨越國界涌入盧森堡,成為國際化員工隊伍的組成者之一。在銀行從業人員方面,根據普華永道2010年年底的數據,有66%的銀行從業人員為外籍人士,德語、法語、英語被廣泛使用,多元文化的交匯為盧森堡賦予海納百川的精神。

“國際勞工是機構參與國際金融時的重要考慮之一,語言和文化的認同感對他們來說是有影響的,也是重要的考慮之一。”梁國威?說。

與開曼群島、BVI這些以稅收低、監管松致勝的離岸金融中心不一樣,倫敦、盧森堡是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從金融角度來看,倫敦和盧森堡本質上仍是在岸的金融中心,這也就意味著,稅收優勢不是競爭的關鍵所在。

“作為歐盟國家,稅收要符合歐盟的經濟以及稅收層面的法律和法規,”呂可為告訴《環球企業家》,“從盧森堡整體稅收情況來看,政府希望稅收水平不會阻礙外資企業的商業計劃和商業發展。但絕不是說盧森堡是低稅賦的水平,因為它的稅賦需要符合歐盟整體法律法規的要求。”

“目前盧森堡的稅收約在25到30%的水平,與德國、法國相比有一定優勢。”梁國威認?為。

梁國威告訴《環球企業家》,雖然盧森堡國家很小,但在私人銀行和財富管理方面的銀行業務在全球排名靠前。“對于國內金融界人士而言,盧森堡并不陌生。談到財富管理、私人銀行時,盧森堡是培訓中心,此前常有國內銀行家、銀行從業人員、律師、會計師等去盧森堡考察其私人銀行和財富管理業務,學習他們在紅酒投資、藝術品投資及產品服務多樣化等方面的特色。”同時,盧森堡的UCITS(即歐盟可轉讓證券集合投資計劃)跨境投資基金也有一定國際影響力—與銀行牌照類似,UCITS基金產品只要在一個歐盟國家注冊就可以在所有的歐洲國家進行活動,華夏基金和南方基金都曾在盧森堡設立UCITS基金,并通過盧森堡平臺在整個歐洲進行分銷。近期,第一支RQFII UCITS基金也獲得了盧森堡監管方的批準。

“盧森堡政府層面推動人民幣離岸業務的意愿強烈,國家領導人也多次和中方進行交流洽談。業內認為,盧森堡在執行時監管可能相比倫敦彈性多一點,效率和干勁也高一點,是有吸引力的。”梁國威告訴《環球企業家》。

離岸中心

走在盧森堡市區,只用不到一個小時就能把盧森堡大公國市區的主要景點全都走上一遍。但在這里,也有著很多耳熟能詳的企業—全球最大的鋼鐵企業安賽樂米塔爾(ArcelorMittal)總部坐落于此;世界輪胎三巨頭之一的固特異輪胎將兩個全球研發總部之一設在盧森堡,美國總統奧巴馬的防彈座駕輪胎就出自于此;迪拜塔外的玻璃,來自1981年就進駐盧森堡的佳殿玻璃(GUARDIAN)。

19世紀之前,盧森堡是一個非常貧窮的國家,之后在豐富鐵礦石資源下開展的鋼鐵冶金業帶動了盧森堡的經濟。如今,這個鋼鐵之都也表現出鋼鐵般的穩固特質。

“盧森堡人想維持其獨立特質,并且保持競爭力。在政治層面也比較穩定,現任國家元首是亨利大公殿下,他是1919年一戰之后盧森堡第三任國家元首,此前兩任是他的父親和祖母。”

“從經濟上看,盧森堡是歐洲國家公共債務和財政赤字最低的國家之一,也是歐洲國家中少數至今還保持著AAA政府主權評級的國家。所以從政府層面上,盧森堡面臨增稅的壓力會比其他國家小很多,也更有可能維持稅制和稅率的穩定。”呂可為介紹說。

如今,盧森堡正在致力于打造人民幣離岸金融中心。截至2013年3季度,盧森堡的人民幣存款/貸款量為歐洲第一,其中人民幣存款560億元,貸款670億元;盧森堡注冊的投資基金擁有的人民幣計價資產為2217億元;人民幣債券在盧森堡證交所上市了40只點心債,總發行價值245億元。

“最近盧森堡政府已經向中國政府、中國人民銀行、證監會提出了申請,希望能獲得RQFII資格和額度。這也是盧森堡政府和中方近期在努力蹉商的項目。未來盧森堡希望能在人民幣離岸業務中增加更多的發展力度,這符合中盧雙方的利益。”呂可為表示。

梁國威認為,“未來盧森堡和倫敦的競爭不可避免。如果要在各個方面都超越倫敦是有難度的,不妨在某些最有能量的業務上—比如私人銀行、財富管理等方面進行發揮。”

Tags:  銀行 盧森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