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大型股份制銀行同業部門,只有3個人,一年就為銀行創造了4個億的收入。以同業資金融通為核心的各項業務,近年來成為各大商業銀行發展的業務,在各大上市銀行的年報中,同業業務指標也漸漸引起人們的關注。

銀行“同業游戲”:3個人一年營收4億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  作者:張威   |  閱讀:

 

隨著央行態度變“軟”,前所未有的“錢荒”也逐漸得到緩解。洪水過后,尋找決堤的漏洞將是危機之后最為重要的事情。

此輪“錢荒”中被提及最多的銀行同業業務,很快由一個較為專業的詞匯進入大眾的視野。那么,蝴蝶的翅膀究竟是怎樣扇動起來的:銀行同業業務如何操作?在同業市場上拆借資金投向了哪些地方?“期限錯配”套利空間有多大,其究竟是不是“錢荒”的真正元兇?

期限錯配:

2~3月資金投向2~3年資產

據了解,銀行同業業務是以金融同業客戶為服務和合作對象,以同業資金融通為核心的各項業務,近年來成為各大商業銀行發展的業務,在各大上市銀行的年報中,同業業務指標也漸漸引起人們的關注。

銀行同業業務包括:代理同業資金清算、同業存放、債券投資、同業拆借、同業資產買賣回購等。而各大銀行對同業間業務也越來越看重。據某券商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末,上市銀行同業資產規模10.5萬億,較2010年末增長100%,同業負債12.1萬億,較2010年末增長72%,增長速度遠遠超過同時期的貸款增速。

從2012年報數據看,農行同業規模最大,興業銀行在同業資產規模、同業占總資產比重、同業利息收入占比及同業收益率等指標都領先于同行,民生等銀行的同業業務占比也相對較高。

“期限錯配”則是指銀行用短期拆入資金去投資長期資產。據銀行人士向記者介紹,銀行長期投資資產占比較高的分別是拆入資金貸款、信托收益權、票據貼現三類業務,其中拆入資金貸款收益最高,而信托受益權規模最大,由于期限錯配在我國沒有像針對理財產品錯配一樣的相關監管措施,所以理論上存在一定的風險。

那么,期限錯配具體“錯”到了何種程度,這種短期拆入資金和長期資產投資的套利收益有多大?

“短期拆借的利率和長期資產投資的利率差至少為500個基點 (即5%),一般是500~700個基點,最高可達800~900個基點。”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訴記者,銀行投資長期資產的期限一般為2~3年,而用來投資的短期拆入資金期限基本在2~3個月,到期之后就再拆借。

“前段時間‘錢荒’,并不是完全受期限錯配、短期拆入資金影響,應該是銀行的備付金比較低。但是,資金緊張和同業錯配是有關系的,如果沒有期限錯配就不會大量借同業資金,就不會有資金緊張;另一方面,沒有期限錯配就沒有同業市場資金提供。”上述人士介紹說,銀行理財產品投資長期資產量較大,到期后銀行或通過續發理財產品融資,或通過同業銀行拆入資金,理財部門和同業部門則經常相互合作。

當然,銀行理財資金同樣也會通過同業市場拆借出去獲利。上述人士稱,如理財部門有一款產品募集到的資金在當月4日,而投資項目的日期在當月7日,那么總行就會將錢放到同業部門拆出去3天,收益權歸資金提供方,而同業內部有一個定價,如果同業部門將資金拆出去的價格高于這個內部定價,那么部門就可獲得高出差值的收益。前提是行里其他部門無資金需求,否則內部首先調用。

而另有銀行工作人員則透露,銀行同業業務還是很重要的,一家大型股份制銀行同業部門,只有3個人,一年就為銀行創造了4個億的收入。

業內觀點:

“期限錯配”需監管但無法取締

一位銀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如果一家銀行缺少流動性,一般去同業市場拆入資金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如果市場面臨流動性緊張,而外匯占款增量又減少,在此大背景下整個市場就出現了流動性問題。這其中,“期限錯配”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位券商高級分析師表示,一般情況下“期限錯配”不會導致風險,銀行一般都會安排好頭寸,近日市場資金面比較緊,很多銀行都出現缺錢的情況,但是情況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嚴重。如果沒有期限錯配,同業業務就發展不起來,銀行最早的同業業務就是銀行兌付取款,從外面借錢,不需要準備太多資金在賬上,“期限錯配”是同業市場壯大的基礎。

近日,有分析人士將“錢荒”根源歸結到利率雙軌制上。既然雙軌制存在,那么從銀行挖出存款流入收入更高的地方是必然的,長期從銀行抽水,總有被抽干的時候,“錢荒”即是如此。

上述券商分析師認為,利率市場化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銀行資金錯配的程度,并且通過“錢荒”這樣的極端方式表現出來。

另外,利率市場化后的銀行競爭,也會影響到銀行在特殊時點(如季末、年中等銀行考核時點)拆出資金的意愿,再綜合其他因素的影響,這些時點就成了 “錢荒”時點。“今后,隨著利率市場化進一步推進,銀行間競爭會更厲害,‘錢荒’的時點也會越來越多。之前,資金可以在各銀行間平均分配,現在誰的利率高一點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資金,在這個競爭中肯定會出現‘錢荒’的態勢。”該分析師如是說道。

對于被認為是本輪“錢荒”根源的銀行資金期限錯配,該分析師認為,“期限錯配”并不是洪水猛獸,如果監管層把這個錯配業務斃掉了,銀行不做期限錯配,短期資金只能投資短期資產,銀行可能就會消失,“銀行本來就是期限錯配的產物。錯配是銀行的本質,可以監管但是無法取締。”

一位業內人士在記者采訪時也表達了類似觀點。“其實,銀行的存貸業務就是最大的‘期限錯配’,銀行息差中,有一部分就是來源于將較短期限的存款,用于發放期限相對更長的貸款。”該人士進一步指出,兩者的差別其實就在于監管。監管層對于銀行存貸業務已經有了一套較為完備的流動性監管指標體系,如存貸比等,而同業業務的風險監管相對還處于一種空白狀態。

政策動向:

監管新政已在醞釀

事實上,在“錢荒”出現后,對同業業務的監管新政已在醞釀之中。

6月29日,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出席2013年陸家嘴論壇時就“錢荒”事件表明態度,“此次銀行間市場流動性緊張問題不會影響銀行業平穩運行的總體格局,正在研究有關同業業務的規范性文件。”

同時,尚福林還指出,一些商業銀行流動性管理和業務結構方面存在缺陷,應該引起高度重視,需要銀行業加大風險管理、結構調整和業務轉型的力度。

業內人士分析,尚福林所說的“業務結構存在缺陷”是指銀行的同業業務存在較大的問題,會從這方面改進。

對于同業業務,在今年6月初的《2013年金融穩定報告》中,央行就提醒稱:“同業業務的快速增長,在一定程度上繞開了貸款規模限制,可能規避利率管制,導致監管指標失真,一些同業資金在體內循環,弱化了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提示銀行要對資產負債結構風險予以關注。

據媒體報道,近期一份銀監會相關部門下發的 《關于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融資全口徑統計的通知》(銀監辦發【2013】175號文)顯示,銀監會決定對銀行業金融機構向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提供的貸款和非貸款融資進行全口徑統計,增加了“銀行理財資金投資平臺情況”的統計指標。

上述銀行工作人士表示,監管部門對同業業務的相關規定,表明監管部門很重視同業業務存在的“期限錯配”風險。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向表示,銀行理財產品被堵住之后,銀行便開始通過同業資金大量做非標業務,應對同業資金的投資進行限定。